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版权声明 >
是啊
* 来源 :http://www.yf0898.cn * 发表时间 : 2019-03-02 11:41

要知道我叔叔动手术还有术后的药费、误工费就差不多要二十万了。

被叫桑哥的鼻环男,冷笑了一下,不屑地道:“雄鱼、蜘蛛,非常完美,你们信不信?在两天之内,他罗云华会乖乖把钱送到医院的,否则他的工地别想开工了!”“是呀,桑哥是什么人?那罗云华只不过是个包工头而已。

另外两人,一个剃着光头,眼睛有些斜视,脸上带着颇为猥琐的笑容。

“三个q带一对7。

另一个穿戴似乎很正常,但是在他的右耳下方的颈部有一个毒蜘蛛刺青。

这里正有三个一脸痞相的小青年围坐在一张简易折叠床上玩扑克,斗地主。

听了雄鱼的吹捧,桑哥不由更加地得意,傲然一笑,道:“我们只不过罗云华出五十万而已。

对了,桑哥,那个叫罗云华的杂碎好像不肯给钱了,咱们……叔……叔叔怎么办?”光头青年一边出牌,一边看着戴鼻环的男问道。

其,最高的一个似乎在三人威信大一些,一头染黄的头发直直地竖着,鼻上带着个金黄色的鼻环。

而在靠近厕所的最里面的一个床位,余出的空间较大。

他绝对会在两天之内送钱过来的!”被叫做雄鱼的光头青牛,谄媚地对着桑哥一笑,拍马屁似地道。

这种脊柱损伤,可要耽误他一两年

再加上一点精神赔偿,也不过分吧?毕竟我叔叔一家五口都全靠他在养活。

“是啊,桑哥,那罗云华也是一个倔强的人,万一他不给钱,咱们可就白忙活一场了……”刺青男也是有些底气不足。